多產,因為愛 — 專訪香港電影配樂大師金培達

Share

1,421 total views, 18 views today

每年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典禮中,總有幾位幕後的大師級人馬的名字幾乎是年年出現,「金培達」就是其中一例。自 1995 年為電影《孽戀》作第一次電樂配樂開始,金培達(Peter)多年來幾近從不斷間地參與電影配樂,而近年亦憑《寒戰 II》、《七月與安生》、《大樂師·為愛配樂》等電影,獲得金像獎最佳原創音樂提名,「香港電影配樂大師」名符其實。

究竟 Peter 多年來如何保持如斯多產?電影配樂背後究竟又是一門怎樣的工作?而他近年又有何新動向呢?我們 feverSound.com 早前就獲得 Peter 在百忙之中撥出時間接受艾域訪問,從而更深入了解這些著名音樂人的背後故事。

喜歡電影成多產動力

在訪問之前艾域作資料搜集期間,發現 Peter 自出道之後,接近每一年都會參與本地電影的配樂工作,幾乎是風雨不改從不間斷,究竟他是如何可以保持如斯多產呢?「第一件事就是要夠喜歡電影,我自小時觀看《星戰》、《ET 外星人》等電影時,就感受到 John Williams(荷里活著名電影作曲家)配樂的威力,亦繼而愛上電影配樂,這個是最基本、最低限度的根基。不過一路走來,就會發現自己與外國的『大師』比較始終有所不及。因為深明不足,亦即代表有進步的餘地,所以就一直推動自己不斷繼續向前,亦是靠此去維持多產。」不過金氏不斷強調自己本身確實非常喜歡電影,所以才可保持著這份動力,去繼續電影配樂創作這份「終生職業」。

▲ 產量多之餘,Peter 的電影配樂作品亦已廣獲認同,多年來獲獎無數。

▲ 對於自己的作品,Peter 亦有在工作室中擺放著多張實體碟。

電影配樂 3 步曲:探索主題、「Spotting」、逐「本」戲製作

電影拍攝、後期製作背後流程,相信大家與艾域一樣都略知一二,但究竟電影配樂背後的過程又是怎樣的呢?Peter 分享道:「一般而言,當接到一份電影配樂工作之後,我們就會與導演先開一次會議,去探討及掌握劇情、故事,如有時間更會先看劇本,並開始就著導演的主題去思考。到他完成拍攝並有一個初步剪接版本之後,就會聯同導演一同觀看並討論配樂應該怎樣出現,我們稱這個步驟為『Spotting』。」

「完成 Spotting 之後如果時間充足,我會先找一些參考配樂放到特定位置,測試一下感覺及方向是否適合,此乃第二個步驟。到第三個步驟就是正式開始配樂,我個人會按著『一本』戲去做配樂,所謂『一本』戲大概就是 19 至 20 分鐘,一套電影則大約為 5 至 6『本』戲。當完成一『本』戲的配樂之後,就會與導演討論,看看有那個位置喜歡、那個位置未夠好,然後根據這個流程繼續做下去。」Peter 表示他做電影配樂主要是使用 Keyboard 主控鍵盤進行,完成整個配樂而導演又滿意之後,就會看看那些樂器需要使用真樂器聲音,然後就進行相關錄音製作。完成上述工序,就會將之轉換成 5.1 的 Pre-mix,再交予電影混音公司,後者會集結配樂、對白及聲音特效 Pre-mix 原料,作最終的聲音後期混音,有需要時就會向 Peter 等單位索取相關原材料,根據 Pre-mix 作更細緻的混音。「一般而言我會要求大約 6 至 8 個星期去完成整個電影配樂,但很多時實際『交貨』都需要視乎情況而調整,例如我第三部負責配樂的電影《狂野三千響》,實際上就僅用了 3 天時間去完成。」

▲ 這裡就是不少香港電影配樂的出生之地。

▲ Peter 主要以 Keyboard 主控鍵盤去創作電影配樂。

▲ 一對主喇叭為 ADAM S3A 。

▲ 同時工作室內亦設置了 5.1 環繞聲系統,喇叭為來自印度的品牌 Sonodyne 之出品。

香港電影作曲家協會的 3 大寄望:教育、了解權益、交流

在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典禮 2019 舉行之前,香港電影作曲家協會正式成立,而金培達就擔任該協會副主席。對於這個全新的協會,Peter 希望可以做到 3 點:「第一是讓一般普羅大眾更了解電影配樂究竟是甚麼,因為現在一般人好像知一點但又不是太清楚,希望透過這個協會令他們知道電影作曲人的工作是甚麼。其次則是同業權益,究竟工作合約如何編寫,與客戶可以怎樣去相討,都希望可以透過協會作出相關協調,就算不去爭取某些權益,也要知道自己放棄的是甚麼。」最後則是相對較長遠的目標,就是希望可以在將來有資源邀請到海外的電影配樂大師來港,與本地會員舉行工作坊或講座作交流。「成立香港電影作曲家協會,最重要都是可以將不同的業內人士組織起來。」

他說。除了擔任協會副主席外,Peter 近年另一新攪作則是創作音樂劇,他指出電影配樂與音樂劇其實是截然不同之事,「鍾情於創作音樂劇,很大原因是因為它並不是完全為導演服務的一種東西,不是一個導演拍好一套劇,然後叫你去創作歌曲配合,音樂劇是以音樂去說故事,對我而言是充滿吸引力的。作為一個純音樂人來說,創作一個音樂劇,是一個音樂人的作品,電影配樂再好再出色,始終都是屬於電影本身的。」不過並不代表 Peter 會放棄從事電影配樂,因為辛苦多年已經建立起一個「catalog」,絕對不想輕言放棄,而他訪問當日亦正為杜琪峰新作《追夢男女》作電影配樂。但他笑云未來的人生「下半場」,音樂劇絕對會是佔據重要的一席位。

▲ 與朋友共租的工作室,內裡錄音室、控制室、混音室一應俱全,所有工作都可在這裡進行。

▲ 場內四通八達,方便 Peter 與友人工作所需。

▲ 工作室裝潢講究,可以見到各式各樣藝術擺設及畫作。

▲ 也有展示 Peter 自己的攝影作品。

「入行」無前後、「深愛」者為先

看到這裡,你會否有意參與電影配樂創作呢?對於打算「入行」的朋友,Peter 表示首先必須要喜歡電影,不是電影音樂而是電影。「因為我覺得,不論你是懂得作曲還是未工作過就跳入從事電影音樂,其實兩者分別不大,最重要是你要了解電影音樂的本質及其功能。我經常形容電影音樂是要放大導演的主題。如果不明白這一點,你要從事電影配樂會十分困難,因為無人會拍攝一套電影去配合你的音樂,說難聽點,電影配樂創作只是一個『服務』。在創作電影配樂時,你不是音樂人而是電影人,所以在這個大前題之下,你必須喜歡電影,並配合導演以至整個團隊,去造就一套更好的電影,真心喜歡電影始終會『著數』一點。」

「不少人都愛聽電影原聲大碟,覺得內裡收錄的音樂很出色、很令他們嚮往,但到真正投身電影配樂,就要記得你需要參與不同的電影類型、與不同的導演去溝通合作,而不是『想點就點』。如何從上述的憧憬及實際情況中平衡,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」Peter 續指除思維上準備之外,也可作不少實際的預備。「最簡單的當然是看多點電影,因為電影音樂的功能是演繹電影內的情緒及主題,如果本身看的戲不夠多,就不是音樂技巧高低問題,而是你明不明白一場戲要表達的是甚麼?同樣是飛機大炮爆炸,如果一場戲是想帶出愛國情緒,音樂就應該是感性的。這種觸覺除了靠看多點電影去加強之外,我也想不到其他方法。」

「另一點就是留意身邊事物。創作最難的是沒有感覺,但這種感受是會隨著年齡增長而隨之而減淡。但當你的工作是要放大電影中的各種情緒,平時不能夠透過新聞、身邊朋友去維持自己被感動、被打動,試問你又如何去打動人呢?保持自己對其他人遭遇的敏感度,看多點書本、新聞,令自己拿到一個人性角度去感受每一件事,下次當看到、遇到相關畫面時,就可以勾回相關感受去參考及創作了。」

▲ Peter 有多愛電影?就連杯也是用上《哈利波特》系列的 Hufflepuff cup 可見一二。

▲ 有看過《春嬌救志明》,相信也會認得這個「趷趷剛」吧,Peter 與該電影系列的導演彭浩翔,已經是多年合作無間的好拍檔。

AK DAP+JH Audio 耳機玩家  伺機再玩黑膠

最後和 Peter 談及發燒音響,他直言自己因工作關係其實沒有太多時間去深入研究,但近年亦有收藏不少黑膠唱片,並且分享了不少自己過去的黑膠故事:「黑膠的聲音是很溫暖而飽滿的,現在自己的工作室內也有一部 Technics SL-D2 黑膠唱盤,未來有時間也想重新設置一套非工作用、純粹享受音樂的組合,去尋回年輕時欣賞黑膠的美好回憶。」反之 Peter 現在反而擁有 Hi-Res DAP 及高階耳機,「我第一部購買的是 Astell&Kern AK240 Blue Note 限定套裝,因為那個 Jazz Blue 機身實在十分吸引,而至今仍然是我的收藏品之一。之後就購入 AK380,再升級 SP1000 銅版配合 JH Audio Layla II 耳機,因為我不太習慣修飾太利害的聲音,而 Astell&Kern 的聲音則給我順滑的感覺。但到最後我始終認為,音樂要動聽才是最重要。」

▲ 工作室中見到 Technics SL-D2 黑膠唱盤的蹤影。

▲ Astell&Kern AK240 Blue Note 限定套裝是 Peter 的 DAP 初體驗,至今仍然保留。

Sha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