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ng Kong based Audio-Visual Web Magazine

奇蹟補習社

香港家長談起教育總是沒完沒了,作為兩個小孩的家長,筆者對香港教育的感受尢深。從2000年的教育改革,到新高中DSE,到現在鬧得火熱的TSA,都表現出香港整體社會如何重視學生之間的比較及對分數的執著。「萬官皆下品,唯有讀書高」,讀好書彷彿是低下階層力爭上游的救生圈;從古至今的二千多年間,漏夜趕科場的人依然絡繹不絕。回看2015年,兩部我很喜愛的電影都是談教育的,一部是本港的 <五個小孩的校長>,另一部就是日本電影 <奇蹟補習社>。

上男看復仇2

從美漫、港漫看 <復仇者聯盟 2> 漫畫是許多人的童年回憶。 香港算是個比較幸福的地方,日本漫畫,港漫以至較冷門的美國漫畫也不難看到;但因翻譯問題,香港最流行的始終是日本漫畫,然後是港漫。 美國超級英雄電影的興起,讓更多人開始有機會接觸美國漫畫中家喻戶曉的漫畫人物。

賭神.風雲

從賭神到賭城風雲 每個年代都有其時代象徵,在沒有 Whatsapp、Facebook 的年代, MSN、ICQ 還在蘊釀的日子,香港人仍喜歡一家大小看電影,我特別愛看王晶的作品。 還記得跟老爸一起在帝國戲院看 <賭神>,那時是 1989 年。 同年,我也對國家認識更多。

莊周夢蝶

Stand By Me:多啦A夢 有人說人大了,長期處於Comfort zone,對許多事情會漸漸失去激情,其實想真一點,人真的在年青時就特別有理想有激情嗎?最近看《Stand by me:多啦A夢》,笑的部分笑不出來,除了因為看見CG人物不習慣外,再想著自己童年,原來跟野比大雄也差不多。

不科學

《星際啟示錄》 人類自十五世紀初就不斷對未知的世界進行探索,開闢出光輝的「大航海時代」。時至今日,科技已差不多可以足不出戶而知天下,但對於廣闊的宇宙,無論從神話時代到廿一世紀的今天,所知仍十分有限,《聖經》《詩篇》8:3-6曾說:「我觀看你指頭所造的天,並你所陳設的月亮星宿,便說人算什麼,你竟顧念他?世人算什麼,你竟眷顧他?」人雖然在幾百年內征服了自然,在掠奪資源的同時也讓科技無限制地擴張,但如果我們彷效古人抬頭望向星空,人類在宇宙僅是微塵而已。

星光伴您心

聖誕新年除了到戲院看電影或是在家裡煲碟過日子,也總愛對往年做個回顧跟總結。這年筆者家中發生的事頗多,大兒子要選中學,小兒子也在適應小一的生活,整年除了忙,仍是忙,看電影的質與量不可避免地下降。聖誕夜,除了想一下這年做過什麼,也同時重溫一部多年前的電影:<星光伴我心> (Cinema Paradiso)。

「戲院後台失火,小丑跑到台前叫觀眾疏散。然而,觀眾以為那只是表演的一部分,於是拚命鼓掌。小丑重覆警告,越說越大聲,甚至聲淚俱下,觀眾卻越覺得精彩,掌聲更形熱烈。我看這個世界將會在眾聰明人的掌聲中毀滅,因為他們以為所講的只是一個笑話。」– 齊克果 (Soren Kierkegaard)

以利行先

《竊聽風雲3》雖為中港合拍片,但看得出國內觀眾並不易明白片中「丁權」的意義,戲中的丁權問題其實早在港英政府時已存在。對不少香港人來說,新界圍村的原居民都是些不大好惹的鄉巴佬,硬加上大陸名稱「土豪」予他們身上只為同胞易明而已。

《歸來》 隨筆

在國內UA院線看張藝謀的新作《歸來》,發覺他有意繼《山渣樹之戀》後重新回到年輕年代的作品特色。我曾說過中國第五代導演走到今天早已墮落;原來,人有了名,也有渴望偶爾淡泊的時候,只是出來的效果有時是畫虎不成反類犬。

人文關懷

《引力邊緣》「你們已經走過了從蟲到人的過程,但是在你們內心裡還有很多蟲子。你們從前是猿猴,如今人類比任何猿猴都更像猿猴。」—-尼采《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》

《毒戰》的正面

內地權威媒體《南方都市娛樂》做了一項內地影評人最欣賞的香港導演意見調查,排第一二分別是杜琪峯跟王家衛。《一代宗師》的成功令投資者不再以投資王家衛電影為門蝕本生意,但向以警匪片見稱的杜琪峯卻顯得步步為營,只以較軟性的愛情題材進攻國內市場。

還是世界改變了我和你?

<中國合夥人> 1929 年,中國文壇泰斗陳寅恪為王國維逝世寫下紀念碑銘一則,內容雖是文言文,但行文淺白。當中云:「士之讀書治學,蓋將以脫心志於俗諦之桎梏,真理因得以發揚。思想而不自由,毋寧死耳。斯古今仁聖同殉之精義,夫豈庸鄙之敢望。」「士」即從前的讀書人,他們在中國歷史遠流裡記下異常重要的一筆。

鄰居

如果說 《我愛瘋sex》 是韓國近期精裝愛情電影的精華,那麼我會把 《鄰居》 看作韓國犯罪片的炒什燴。不知是否韓國人生活太壓抑,韓式犯罪片一般從社會的陰暗面出發而各走極端。《無聲的吶喊》、《殺人回憶》 以至早期一點的 《原罪犯》 都是揭露社會黑暗近乎歇斯底里的作品。

共和

我無意誇大王家衛對大陸的影響力,說實在一部 <一代宗師> 並不能影響中國電影甚麼,至少對香港電影人來說是一種鼓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