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ng Kong based Audio-Visual Web Magazine

微量情色

古今的標準本來就不一樣,現代人看《紅樓夢》難以投入,是因為今天已難找像賈寶玉林黛玉薛寶釵般的痴男怨女,更難找那違莫如深的賈家跟大觀園。不過故事就算陳舊,談情說愛卻是人類文化中歷久常新的部份,現今科學昌明,人與人之間關係卻比從前疏離,你可以很有系統地用科學方法把人類文化作不同解構,但愛情要作一個有系統的解說卻是甚難。

細機無好?

HRT microStreamer 玩音響,大家總覺得擴音機愈大部愈好,就算是聽一對小小的耳機,耳擴都要玩到大大部,其實這是為了滿足發燒友心理,還是細機真的一定衰聲?

重光

說來已經兩個月無寫專欄,本來這個行將拆毀的碼頭,因為國仁吹雞而再開。既然可以在 feverSound.com 內有一個小小碼頭,當然要珍惜這個機會和大家天南地北。

夢想現實放一起

《少年Pi的奇幻漂流》 李安在今屆奧斯卡頒獎禮中大放異彩,令這部《少年Pi的奇幻漂流》(Life of Pi)成為國際焦點。各式影評如雨後春筍,我無意也無此能耐在這裡作語意分析、宗教或心理學解構,早前也只粗疏看過Yann Martell的原著,可知要了解一部文學作品本非易事,能把其中精髓以映像表達出來更是難上加難,令我敬佩的是李安導演對外國文學的鑑賞力,從《斷背山》到《色戒》,李安已不斷在顯示他的天賦跟能力,讓被看作不可能拍攝的《少年Pi的奇幻漂流》能展現在世人眼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