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 . .
Share

Jeremy家訪

音響,其實只是一個嗜好,不一定永遠都能夠投入,然而,人生中愛過音響,卻像一道烙印般印在生命上,只要一個藥引,就自然會重燃發燒之火,而且還可以燒得很利害,好像今次家訪的主角Jeremy就是一個活生生的實例。

Jeremy的發燒之家
Jeremy的發燒之家

一開門進入Jeremy的家,一套超正的音響系統放在客廳一方,不論數碼訊源定還是模擬訊源,都是一線的產品,再望望機背,那個超級線陣,真箇少點財力、少點心力也做不到,這套過百萬器材的屋主,要他回想自己第一套音響,原來已經是三十多年前的事。

從物理課中發燒

「第一套…是79年了,當時是高中物理老師教我們玩音響的,他在課堂上教導聲音的物理,然後就說到去音響處。」很多發燒友都是家人親戚啟蒙,想不到Jeremy卻是從學校「學」回來的。「我們一行五、六個同學,一放學最愛到中環某幾間音響店逛,記得有明發行、JVC、大昌行,很多人說不敢入音響店看,但我們人多不怕,照入。」

看得多、聽得多,應該很難抗拒,結果1980年Jeremy終於購入他人生第一套音響,而且還相當「昂貴」。「我記得很清楚,第一套音響是JVC,我用了整個暑期工的工資去買,價錢記得是900元。」「暑期工的工資竟有那麼多?」「對呵,因為當時我是做政府工務局水喉學師,工資一天16元,再加一點積蓄,一個暑假就買到了!當時只求立體聲音響一套,已經開心到不得了。」Jeremy回憶說。

鄰居愛「焚」歌

有了第一套音響,Jeremy更加燒得交關。當時他住北角健康邨,鄰居是「夾band」的,日日夜夜不是練歌就是聽歌,七、八十年代的歐美搖滾樂深深影響住Jeremy。「那時完全沒有什麼噪音管制,平時買了新碟就要有咁大聲開咁大聲,要鄰居聽到為止。」他笑說。

No Banner to display

放底之前的發燒

結果,那幾年,Jeremy套音響翻了幾翻,到1985年時,他已經換了一整套音響,有B&W Matrix 2喇叭,有安橋擴音機,有Thorens TD321黑膠盤。當年玩黑膠又玩錄音帶,心儀的碟當然買黑膠,有時又會出外租黑膠回來把歌錄到卡式錄音帶上。「未出來工作時,都是暑期工加補習再慳食飯錢,出來工作後才好一點。」不過,隨著Jeremy出來社會工作,時間越來越少,結果他反而因此放底音響。

「之後份工要周圍飛,而且又忙了很多,我結果停了玩,全心投入工作,再之後喜歡上賽車,工餘時間都是改車練車出賽,已經沒有再玩音響了。」Jeremy說。

Thorens的TD321黑膠唱盤,至今仍然保留著。
Thorens的TD321黑膠唱盤,至今仍然保留著。

情意結、玩Cello

不過,時間,並沒有熄滅Jeremy心中團火,2000年因為工作上的朋友也是一個發燒友,於是又觸動了Jeremy的發燒神經。「我最記得,當時朋友一口咬定要玩返Cello,因為未玩過Cello就未玩過音響,但由於當時舊Cello早已關廠,我聽他說,在之後幾年苦苦找尋一整套Cello,結果終於給我找齊一套狀態理想的Cello,也很開心地聽了一段時間。」但為何最終又放棄呢?「Cello不可以玩線,但我想玩線,而且新世代的錄音動態及高低伸延都更強,我想玩較近代的音響,所以毅然又放棄。」

Siltech喇叭線。
Siltech喇叭線。

新舊器材不咬絃

可惜,這條升級之路,並不如Jeremy想像中順利。「本來打算一部一部地改動,當年首先就是購入Esoteric的P-03、D-03,但完全不夾Cello的聲音,之後又換Jeff Rowland的舊擴音機,又是不夾,我發覺原來新舊朝代的器材並不易夾。」

不過喇叭反而難揀。「放棄了Cello喇叭之後,我曾經考慮過不少品牌,試聽過有Dynaudio,當時有不少人喜歡30週年版,但我覺得低音不夠,試過Rockport非常喜歡但自己家環境又不太適合低音單元設在兩側的喇叭,Wilson Audio也試過但又不太喜歡。」結果,Jeremy因應自己喜歡較豐厚低頻的口味,選擇了Sonus Faber創辦人Franco Serblin的Ktema。

意大利Ktema除了聲音之外,其優雅外表也是吸引屋主之處。
意大利Ktema除了聲音之外,其優雅外表也是吸引屋主之處。
中置為Sonus Faber的產品。
中置為Sonus Faber的產品。

還是愛Rowland

至於擴音機,其實Jeremy很喜歡Jeff Rowland,在選擇喇叭的過程中,有些有識之士建議他玩Audionote,但他由於只得很少時間聽音響,所以只接受原子粒擴音機,思前想後,試聽過Mark Levinson、Goldmund等名牌,最終還是決定回歸Rowland的懷抱,後來換了Jeff Rowland的Criterion前級及Model 625,聲音才滿意。

Jeff Rowland的Criterion前級,全電池供電。
Jeff Rowland的Criterion前級,全電池供電。
Jeff Rowland的Model 625。
Jeff Rowland的Model 625。

齊班才是另一個開始

新器材都「齊班」,大家可能想不到,其實Jeremy 1985年購買的Thorens TD321一直保存,而且在2000年回歸音響之後繼續為靚聲服役。「TD321完全沒有問題,狀態很好,也是我保存得最長時間的一件音響,只是後來覺得自己的器材已經是升了級,也聽出這個盤的限制,因此才想買過另一個唱盤。」Jeremy說,揀新盤的過程相當困惱。

大路品牌?

他說,首先是價位。「我已把數碼系統升級到Esoteric的前旗艦P-01及D-01,播光碟已經非常不錯,因此黑膠系統也想買一套有質素的,因為既然我買一台唱盤,可以玩它過十年,應該可以買更加好的。」他的目標是找一些「過十萬」的唱盤,之後是找品牌。「開初我是打一些大路品牌的意思,例如英國SME或德國Clearaudio等。我的一班音響朋友也是這樣的游說我。」

Esoteric的P-01系統是早前二手買入的。
Esoteric的P-01系統是早前二手買入的。
D-01雙單聲道解碼,製作不惜工本。
D-01雙單聲道解碼,製作不惜工本。
主時鐘是Esoteric系統中不可或缺。
主時鐘是Esoteric系統中不可或缺。

考慮一年仍是你

但,不知何故,Jeremy總之感到「應該還有其他選擇可以試」,於是他在前年(2013年)走訪音響展,結果第一次見識到德國Brinkmann這個牌子。「老實,我其實在這之前從來未聽過Brinkmann這個牌子,但聽到其唱盤的聲音非常吸引!因此留下很深刻印象,不過我沒有即時購買,始終想再看多一些先。」Jeremy說,一年之後,他仍然是記得這個聲音,於是再到代理試聽,最後終於決定入手Brinkmann旗艦唱盤「Balance」,並掛上最頂級的Tonearm 12.1唱臂及EMT ti唱頭。

Brinkmann Balance唱盤,製作極其細準,可掛兩支唱臂。
Brinkmann Balance唱盤,製作極其細準,可掛兩支唱臂。
Brinkmann Balance唱盤,製作極其細準,可掛兩支唱臂。
Brinkmann Balance唱盤,製作極其細準,可掛兩支唱臂。
唱盤的膽供電RoNT II。
唱盤的膽供電RoNT II。

買錯盤?

「老實說,製作真的沒話說,非常精準,果然是德國手藝,而且唱盤運行非常寧靜、順暢及穩定,不過最重要的當然是聲音,我選用美國Boulder的唱頭放大器,因此黑膠訊源整體出來的感覺,音樂感、分析力、動態兼備,我感到非常滿意,亦十分開心,自從這個唱盤入宮之後,我買多了很多黑膠碟,聽多了很多黑膠,很享受系統出來的聲音。」Jeremy說,他的有些發燒朋友仍然說他「買錯盤,應該買XXX」,但他卻百分百肯定自己「無買錯」。

12.1是一支12吋臂,因此安裝在後方這個位置較佳。
12.1是一支12吋臂,因此安裝在後方這個位置較佳。
12.1是一支12吋臂,因此安裝在後方這個位置較佳。
12.1是一支12吋臂,因此安裝在後方這個位置較佳。
從EMT特別訂製的唱頭。
從EMT特別訂製的唱頭。

後記:夜半一點鐘

老實說,我只聽過兩三次家居系統中的Ktema,但今次在Jeremy聽到的是最好聲,講音效論音色,無一缺失,因此家訪中也理所當然不停地播黑膠,間中也播了一點SACD,反而家庭影院,在我們家訪至深夜一時,也未有機會試看,不過這並沒有令我感到缺失,因為Jeremy的黑膠系統所出來的聲音,真的會有令人興奮及開心的能耐,尤其是像我這些「寫手」,一般音響已聽到有點麻木,若非真有能耐,很少會聽到令人難以忘懷。

不過,問及Jeremy每星期聽多久音響,他回答說一般只有數小時。「我的工作,日以繼夜,一星期能有一晚像今晚一樣聽數小時音樂,痛痛快快,已經是很好了。」Jeremy笑說。(原文刊於610/611期AV Magazine)

作者:國仁

No Banner to display

全港唯一集專業試機、CAS 教學、精彩家訪於一身的影音網站,立即:
● Bookmark, LIKE & SHARE feverSound facebook
就是對國仁最大的支持!睇呢度、日日學到嘢!

本頁瀏覽人次 

voicexml
voicexml

Sha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