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影沒有絕症的煽情,更沒有攻心計的家族內鬥;有的只是那份清幽的鄉村生活,還有那份既淡實濃的三代情。

子欲養

Share

408 total views, 3 views today

大人總愛小孩子,因他們天真可愛。成年人的世界需要粉飾,要遮瑕;但無論怎樣改變,大人永遠變不回小孩子。

如果把近代日本電影比作如成人世界的燦爛,那早期日本電影不乏像小孩子的率真,小津安二郎給觀眾呈現的就是這份感覺。現在重看三年前的是枝裕和的《橫山家之味》 藍光,少了日劇慣性的精裝,讓我重新感受大和民族重視家庭的傳統。(實際也是儒家傳統吧!)

影片以阿部寬飾演的次子橫山良多為主幹。前夫亡故再嫁的由香里,每年總會帶著兒子淳史回家探望爺爺奶奶,電影就以此為題展開:雖然記下的只是兩三天的事情,沒有絕症的煽情,更沒有攻心計的家族內鬥;有的只是那份清幽的鄉村生活,還有那份既淡實濃的三代情。是枝裕和運用了不少長鏡頭,從阿部寬回家的忐忑,見父親面的不安以至回家路上的一段都是直 shot 而過,場面調度非常自然,令整部電影看來更寫實。

電影細節處理特別用心,無論是浴室裡幾塊掉落的地磚,新安裝的扶手,整齊卻又封塵不動的藥櫃均有特別深意。演員內心處理以至對白值得再三品味,當中觸及了罪責、猜忌、埋怨、男性失業、女性意識覺醒等不同課題卻不讓人感到沉重。片尾母親在車站送別的客套讓老伴奇怪,回答是:如些微的客套能讓兒子多擔心自己,為何不客套?天下父母之心理皆同。影片不斷強調死亡,而重生的希望總是脆弱。無論是那黃蝴蝶或對墓碑上澆水,生命的消逝總是現實,而失去至親的陰霾也如影隨形地在吞噬身邊人。

相見時難別亦難,東風無力百花殘。
春蠶到死絲方盡,蠟炬成灰淚始幹。
曉鏡但愁雲鬢改,夜吟應覺月光寒。
蓬山此去無多路,青鳥殷勤為探看。

每天平淡的生活,一年過後總以為還有一年,誰知最後發現子欲養而親不在。幸好片尾我們看到新生命的延續,一代過去一代又來。阿部寬沒有明言自己的遺憾,卻從積極面更重視親情。是枝裕和借戲喻情,相信也是對雙親的一種懺悔吧!

三年前是枝裕和的《橫山家之味》 ,少了日劇慣性的精裝...
三年前是枝裕和的《橫山家之味》 ,少了日劇慣性的精裝…
電影細節處理特別用心,演員內心處理以至對白值得再三品味。
電影細節處理特別用心,演員內心處理以至對白值得再三品味。
幸好片尾我們看到新生命的延續,一代過去一代又來。
幸好片尾我們看到新生命的延續,一代過去一代又來。
生命的消逝總是現實,而失去至親的陰霾也如影隨形地在吞噬身邊人。
生命的消逝總是現實,而失去至親的陰霾也如影隨形地在吞噬身邊人。
電影沒有絕症的煽情,更沒有攻心計的家族內鬥;有的只是那份清幽的鄉村生活,還有那份既淡實濃的三代情。
電影沒有絕症的煽情,更沒有攻心計的家族內鬥;有的只是那份清幽的鄉村生活,還有那份既淡實濃的三代情。

作者:上男

全港唯一集專業試機、CAS 教學、精彩家訪於一身的影音網站,立即:
● Bookmark! feverSound.com 
晌電腦手機
● LIKE! feverSound facebook
日日上日日學到嘢!

No Banner to display

本頁瀏覽人次 
Web Counter
Web Counter

Share